您的位置: 池州资讯网 > 娱乐

魔装 第二三八章 命运的转折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4:39

魔装 第二三八章 命运的转折

第二天中午,队伍接近了螺角洲,从上空俯视,整个螺角洲有些象蜗牛的壳,连绵的山脉是一圈一圈的,据沈从云介绍,不管在哪个方向走,想接近螺角洲的中心地带,都至少要翻过几十道山岭,到处都是天险,很不好走。

沈从云倒是没有吹牛,他对螺角洲的地形非常熟悉,半天过去了,一直没有冤枉路。

黄昏时,大家准备歇息,沈从云又开始跑前跑后,对苏唐等人而言,区区八百金币是物有所值的,省却了很多麻烦,连打猎的活都被沈从云的人包了。

晚餐是三只梅花鹿,岳十一拔出匕首,切下一条鹿腿,随便斩成几截,装在一个铜盘里,扔到鬼獒面前,鬼獒懒洋洋张开眼睛,用嘴巴在铜盘里拱了几下,兴致缺缺,又趴在那里不动了。

“这混蛋家伙,嘴是越来越刁了。”岳十一笑骂道,随后看向苏唐。

以前鬼獒的食物里总会掺杂一些丹药,但现在这里有外人,财不露白是岳十一在多年的独行历练中养成的习惯,他不敢把丹药拿出来,只能等苏唐拿主意。

苏唐点了点头,坐在对面的沈从云顺着苏唐的目光看过去,随后笑道:“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狗,就算碰上虎豹,这狗估计也不会害怕吧?”

“就是有些太丑了。”沈从云身边的武士也笑了起来,他叫武振,是沈从云的副手。

得到苏唐的许可,岳十一掏出一个瓷瓶,把里面的丹药都倒在铜盘里,随后捡起一条木棍,用力搅拌着。

气氛突然变得鸦雀无声,沈从云的人都瞪大眼睛,那是在做什么?用丹药喂狗?

挑选适当的任务,努力完成,增加自己的战斗经验,同时换取一些钱财,收购修行的必需品,例如灵器、丹药等,这是绝大多数流浪武士的唯一修行之路。等到实力强了,可以接难度更大、报酬也更多的任务,或者加入某个门派,前者能保持自由之身,后者能获得更多的资源。

沈从云他们拼死拼活的做任务,一个月的收入也买不了几瓶丹药,现在所发生的,对他们而言太过暴殄天物了

岳十一再次把铜盆放在鬼獒面前,鬼獒的鼻子抽动两下,猛地站起身,一道红光从口中射出,它用长舌卷起铜盘,张开血盆大嘴,瞬间便把铜盘里的肉和丹药全部倒进嘴里。

沈从云等人被吓了一跳,武振叫道:“那……那是狗?”

“少见多怪”不远处的顾姓老者不屑的嘀咕了一句,身边的宝蓝,微笑着给他倒上一杯酒。

这是苏唐特意嘱咐的,因为顾姓老者已经答应会给宝蓝抄录一些合适的灵诀,所以⊥宝蓝想办法去讨好,宝蓝自然心甘情愿,至少这几天,她会把顾姓老者当成自己的师父。

潘乐和礼虹的神色有些复杂,他们猜测苏唐的来头很大,但也没想到背景会如此雄厚,就算是那些大修行家族,也舍不得这般浪费丹药吧?

兽类的待遇都这么好,那么分给人的好处,肯定更多了想到这里,潘乐和礼虹的心都变得火热起来。

“苏先生,这到底是什么怪物?”沈从云叫道。

“是鬼獒。”苏唐道。

“鬼獒?没听说过……”沈从云皱眉苦思着。

鬼獒吃下东西,又趴在了草丛中,岳十一喝道:“去活动活动,天天都是吃完了就睡”

鬼獒趴在那里不动,也没有理会岳十一。

“这家伙,越来越懒了”岳十一没好气的一脚踢在鬼獒的脑袋上。

鬼獒晃了晃脑袋,发出低低的咆哮声。

“呦呵?你还来劲了?”岳十一有些恼火,抬腿又要踢。

“别难为它了。”顾姓老者又露出世外高人的神态,淡淡说道:“鬼獒越来越懒,是件好事。”

“怎么?”岳十一不解的问道。

“象这样的灵兽,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才会变得不想动。”顾姓老者道:“一种是要进阶了,一种是怀了崽子。”

“这鬼獒是公的……顾大师,你是说它要进阶了?”岳十一露出喜色。

“八九不离十。”顾姓老者道。

苏唐不由笑了,越了解便越是觉得这顾姓老者很有意思,从不会把话说死,从不会保证什么,永远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什么时候能进阶?”岳十一追问道。

“这种事情怎么能说得准?”顾姓老者道:“连它自己都不知道,你问我

?”

沈从云露出颓然之色,人与人真的不能比,太伤心了,这是赤裸裸的炫富行为,应该大力声讨才对,不过想想双方的实力对比,再想想身份,还是算了吧。

吃过晚饭,苏唐沿着山坡向上走去,闻香也想散散心,跟在苏唐身侧,顾姓老者眼珠转了转,也凑了过去,身在贼营,当然要和匪首搞好关系,可进可退,才有足够的周旋余地。

走到岭尖,前面是悬崖,对面是一座差不多等高的山峰,山峰之间有三条铁索相连,但没有桥。

下方就是水沟了,名为沟,实际上的宽度超过了普通的江河,差不多有三百余米。

闻香站在悬崖边,打量着前方的景致,一头长发迎风飘舞。

“今天感觉你一直是无精打采的,怎么了?”苏唐轻声道。

“没什么,想了一些事情。”闻香笑了笑:“离开这里之后,我准备回飞鹿城。”

“飞鹿城?”苏唐一愣。

“弘阳门已经散了,也算是出现了一处空白,万家没有多大威胁,而且你和万家的人交好,我可以利用一下,取得他们的支持,然后……重新开始吧。”闻香缓缓说道。

“为什么一定要是飞鹿城?”

“那边至少我还留下一些人,去别的地方,只凭我和一叶两个,能于什么?”闻香道。

“你不怕十祖会的人来找麻烦?”

“怕,但不能因为害怕,就什么事情都不做了。”闻香道。

“你现在和我说……是不想走的时候,我强行拦着你吧?”苏唐露出苦笑。

“我想通了一些东西。”闻香道:“我有必须要做的事情,你也有,苏唐,你……应该去绿海。

“绿海?我去绿海做什么?”苏唐不解的问道。

“你是命主,当然要重整自然宗”闻香斩钉截铁的说道。

听到主,这两个字,梅妃露出震骇之色,正琢磨说些什么的顾姓老者脸孔骤然变得扭曲了,冷汗如雨。

“好大的担子……”苏唐长叹一口气:“你就不怕把我压垮?”

“我们都一样。”闻香道。

气氛突然变得安静了,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着,各人都在想着各人的心事,顾姓老者的情绪稳定了一些,在后面恶狠狠的盯着闻香的背影,似乎想用视线把闻香刺穿。

因为他根本不想知道这个秘密,更恨不得重重给自己几个耳光,为什么要跟着上来?

苏唐拥有魔装,更是自然宗的命主,那么,苏唐无论如何也不会放他离开了,他再敢有这样的念头,并付诸行动,苏唐一定会杀了他。

不管情愿不情愿,他已经被绑上战车了

“世界这么大、这么壮阔,如果我们不好好折腾一番,岂不是白活了?”闻香眺望着远方:“而且,我想通了三大天门的本质。”

“什么本质?”

“他们就是巨大无比的蜘蛛。”闻香缓缓说道:“圣座之下有大尊,大尊之下有大祖,大祖之下还有大宗师,这就是他们的,用来掠取财富和资源,吸纳人才,镇压反抗,想想吧,如果你是蓬山那几位圣座当中的一个,想猎杀螺角洲中的一只灵兽,用得着自己出来吗?只要随便说一声,就有无数人抢着替你做了。”

苏唐不说话了,他突然发现,闻香的想法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以前她和诛神殿的人接触,只是为了找一个安身之所、为了报仇,现在呢?

“与其餐风露宿、到处奔波,还不如从现在开始,悄悄的织一张属于自己的。”闻香道:“我们不能纯粹的为了修行而修行,或许……尽量站得高一些,把目标定得大一些,我们才能走得更远。

苏唐默然良久,轻声道:“这条路会很辛苦。”

“我连死都不怕,又怕什么辛苦?”闻香一笑。

“苏先生,你无论如何也不能回自然宗”顾姓老者突然说道。

“为什么?”苏唐一愣。

“我听那些前辈谈起过。”顾姓老者道:“自然宗命主的离奇死亡,魔神坛魔装武士遭受背叛,还有前些年贺兰空相的无端失踪,说白了,其实都是一回事”

“离奇死亡?”苏唐的神色变得严肃了。

顾姓沉吟片刻,似乎在斟酌词句,整理听过的那些消息,随后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在残岭中生活的,几乎都是失意的大修行者,他们有足够的见识,但命途多舛,失去了修为,影响不复存在,感受着世态炎凉,他们的想法、判断自然会变得非常尖锐。

自然宗命主的死亡,是因为绿海的大能们不愿意再出现一位主宰;魔神坛魔装武士遭受背叛,是因为魔神们希望得到更多的尊重,或者说,是更多的利益;贺兰空相也一样,他太过惊才绝艳,实力也太过强大,让其他圣座感受到了切身的威胁,最后,他只能失踪。

荆门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辽宁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蚌埠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荆门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辽宁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