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池州资讯网 > 星座

玄骨鬼帝 第07章 公然驱逐

发布时间:2019-09-25 20:47:43

玄骨鬼帝 第07章 公然驱逐

秦空哪里能想到金泉林会这么攻击,慌忙双手交叉挡在胸前。

一声闷响,秦空只觉得自己被巨石砸中,胸口发闷,身体倒飞出去。

金泉林挥起巨剑,一剑拍在秦空的侧面,将后者拍飞五六米,最后落在脸色极其难看的徐异言的脚下。

秦空吐出一口血,竟然昏了过去,直接丧失战斗能力。

除了君漠,满座皆惊,战斗开始还没两秒,就结束了?

“太弱了!”金泉林摇头自语,看向陆昭:“你要打吗?”

“不打。”沈逸急着替陆昭说道,“陆昭认输,你赢了。”

陆昭连连点头:“对,我认输。”

虽然他这么说会让青玄宗很没面子,但所有人都知道他上去也是和秦空一样的下场,因为金泉林比他们强太多,刚才的攻击甚至都没使出全力。

金泉林并不为难他,只是看向沈逸:“希望你的功力能尽快恢复,我想和你打一场。”

“希望有那一天吧。”沈逸苦笑道。

金泉林收起巨剑,走回君漠身后站定。

君漠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金泉林此时就是一个受表扬的乖孩子,略带羞涩地笑了笑。

“徐宗主,小孩子已经玩过了,该到我们玩玩了。听说你是个八转武师,小弟不才,仅仅是三转武师。希望你不吝赐教!”君漠站起身来,傲慢地看着徐异言。

此言一出,顿时激起无数波涛。

众人一下子忘了秦空被秒杀的事情,注意力都集中到君漠和徐异言身上了。

“二十岁的三转武师,真是妖孽啊!”

“想老夫修炼四十年,才勉强突破至一转武师。唉,没法比啊!”青玄宗某位长老感叹道。

“可是宗主毕竟是八转武师,比他高了五个层次,他怎么干挑战宗主呢?”

“这就叫初生牛犊不怕虎,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呗!”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浮躁,将来有的是苦头吃。”

“不用将来,今天宗主就会教他怎么做人。”

“不错!”

君漠似乎没听见这些话,一幅自信慢慢的样子,看着着实有些可恶。

沈逸不喜欢这种姿态,更别说是被挑衅的徐异言了。

“好!”徐异言一拍桌子,猛地站起,强横的气息瞬间翻滚而出,实力弱的人顿时感到一阵窒息。

沈逸现在没有斗气护体,立刻就觉得胸口发闷,呼吸困难,心里更担心瑶儿。然而,他低头看去,只见瑶儿正一脸兴奋地看着场中的君漠,似乎没受到一丁点影响。

“不过!”徐异言突然话锋一转,瞥了沈逸一眼,“在此之前,我有件事要请红河帝国的各位做个见证。”

众人好奇地看向他,他继续说道:“副宗主,前段时间你不在,所以我没有说出这件事。今日你回来了,我就明说了。众所周知,四柱大陆向来以武为尊,宗门之中更是如此。沈逸如今已是废人,而且劣迹斑斑,绝对不能再留在宗门之中。今日当着众人的面,我以青玄宗宗主的身份将沈逸驱逐出青玄宗。此事已与众位长老商议,无不认同。”

“哗……”

全场无不惊愕,就连那些同意将沈逸驱逐出去的长老也不例外。

他们原本商议的结果是,等陆普回来后,劝说陆普先与沈逸解除师徒关系,然后将后者驱逐出去。

可是,徐异言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说出这事

玄骨鬼帝  第07章 公然驱逐

,而且事先没有与陆普知会一声,场中更有外人在场……

如此做法,是在打陆普的脸,在羞辱已经是废人的沈逸,一点情面都不留。

陆普的脸色更是阴沉的可怕,椅子的扶手被他双手捏的粉碎。

陆昭被惊得倒退一步,充满担忧地看向沈逸。

君漠神色微变,也看向沈逸。

所有人的目光几乎一瞬间就集中到沈逸身上。

作为此事的核心人物,沈逸却没有表现出众人想象中的惊慌愤怒、脸色惨白、身体打颤等等,反而过于平静了。

他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只是又连累了对他极好的师父,心中有些愧疚。

然而,虽然表面平静,但他的内心却极不平静。

愤怒之火,已经在他心中熊熊燃烧。

自从家族被灭后,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愤怒。

他之所以表现得如此平静,是因为一股冰凉的气正在他体内流窜。

这股气是从左眼流出,一瞬间流遍整个脑袋,随即他就感到整张脸都不是自己的了。

随后是脖子、胸口、腹部、四肢……

一个阴沉沙哑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

“你很愤怒……你想杀人……你想毁灭眼前的一切……向我臣服,我将赐予你无穷无尽的力量,让你去完成这一切……”

他的左眼变得十分疲倦,重如山岳,缓缓地压了下来。

瑶儿见状,大惊失色,立刻伸出小小的双手,按在他的手掌上。

一股燥热的气息钻入他体内,将冰凉的气逐渐赶回他的左眼中。

但在外人看来,他只是平静地站在那里。

徐异言目光微凝,没料到他会如此“平静”,又说:“刚才君将军检查过沈逸的身体,想必已经非常清楚他的情况了吧?请君将军说句实话,他是不是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

君漠心中暗恨,竟然被当枪使了,怒视着徐异言:“正常来说,是没希望了……”

“所以……”徐异言没让君漠继续说下去,“我有十分充足的理由将他驱逐出门。副宗主,你以为如何?”

“宗主!”陆普猛然站起,座下的椅子顷刻间变得粉碎。他咬牙切齿道:“此事可否稍后再议?”

“不行!”徐异言绝对不能让这事发生意外。

他在陆普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突然发难,当着众人的面驱逐沈逸,就是要一举成功。如果让陆普有了准备,要驱逐沈逸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了,那对他宗主的威严是极大的挑战。所以,他必须就在此时此刻把这事定下来,不让陆普有翻盘的机会。

驱逐沈逸事小,打击陆普的威望事大。

他与陆普的实力相差不多,权力之争自然就落在各自的弟子身上。

本来宗主一脉有秦空,副宗主一脉有陆昭,实力相当。

然而,几年前来了个沈逸,一切都变了,宗主一脉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如果不是沈逸突然莫名其妙地丹田破碎,变成废人,恐怕再过几年,宗主之位就要改姓陆了。

今天难得有这么多客人到场,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因此,他决不让步。

陆普的肺都快要气炸了,感觉到无数目光看来,顿时羞愤欲狂,铮的一声拔出了剑:“徐异言!”

徐异言怒哼一声,同样拔出了剑:“为了一个废物,你想和我动手吗?”

“谁怕谁!”陆普运转全身斗气,气势大涨,周身狂风大作。

“好!今天就让你明白什么叫长幼有序!”

“住手!”保持沉默很久的玉丹雀大喝一声,说:“如今有外宾在场,青玄宗的私事请在外宾走后再行解决。我以威灵公主的身份命令你们,收起剑,坐回去!”

徐异言眼中怨毒之色一闪而过,不敢公然顶撞玉丹雀,愤怒地坐回原位,但没收剑。

陆普只是收起气势,并没退回,剑也没回鞘。

“师父。”

一声呼唤使陆普身心一颤,回头望向刚刚出声的沈逸。

沈逸此时已经感觉不到那股冰凉的气,重新控制身体,说道:“算了师父,我也不想留在这里了。”

刚才体内发生的一切让他明白,自己身体里还有某个极其危险的东西,而且瑶儿也不是普通的婴儿。

他虽然身体不能动,但能看见。

瑶儿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眼皮底下。

瑶儿也知道有些事不能再瞒着沈逸,便传音到他大脑:“我的事等你离开这里再说。”

他本来也想离开了,所以不能再让师父为他操心了。

他走到大堂中央,双膝跪下,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师父,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师父了,我以后没资格这么叫了。非常感谢您这些年来对我的照顾,您做的已经够多了,我不能再拖累您。让我走吧!”

“你……你真的决定了?”陆普的怒火暂时熄了,十分不舍地看着他。

“嗯。也许外面广阔的天地才是我该去的地方。”

徐异言冷笑道:“你小子倒是有点自知之明。陆普,你还有什么想说?“

陆普长叹一声,将沈逸扶起:“找到落脚的地方后,记得派人送信给我。”

沈逸的视线模糊了,眼中升起一层水雾,点了点头:“嗯!我会的。”

陆昭走了过来,紧抓着他的手,含泪道:“师兄……”

沈逸抓了抓他的肩膀,似有万语千言却说不出来。

青玄宗弟子们对沈逸被驱逐出去,大多心里痛快,终于把这个曾经压在他们头上的废物赶走了。

红河帝国方面都是旁观者,有几个倒是为沈逸的遭遇叹息了一声。

君漠却有点高兴,这下更容易将沈逸带回去了。

可是,有人已经对沈逸“下手”了。

“既然沈逸已不是青玄宗弟子,那就跟我走一趟。有个人想见你,她说你有件东西落在她那里了。”

吉安治疗牛皮癣费用
吉安治疗牛皮癣医院
吉安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吉安好的牛皮癣医院
吉安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