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池州资讯网 > 游戏

神谕 第五十章 心法

发布时间:2019-09-26 02:28:26

神谕 第五十章 心法

仪琳顿时有些窘迫,尴尬道:“徐少侠,本门心法是不允许外传的。”

周林也捂着额头,苦着脸道:“仪琳师姐,莫要理会他的胡言,我们还是先回客栈吧,你师父应当会回去。”

“恩。”仪琳连点颔首。

徐缺失望的摇了摇头,惆怅的扫了周林一眼,周林却不理会,直接迈步离开。

仪琳歉然,对徐缺道:“徐少侠,不如我问师父有没有其他心法,或许可以送你一阅。”

“无妨无妨,仪琳师妹莫太在意。”徐缺大方的笑道,实则是对所谓的其他心法不感兴趣,一听就听出肯定不是什么高深的心法。

仪琳也唯有点了点头,与徐缺一并离开小茅屋。

一路上,徐缺问起怎么会被掳走一事,仪琳小脸一苦,无奈道:“那人叫田伯光,前些日子我与师父下山,撞见他强掳良家少女,便阻止了他,没想到他……想报复我们,这才掳走我。”

仪琳说着说着脸色变红了,事实上是田伯光看她长得更加水灵漂亮,才将目光换成她,只是在徐缺与周林面前,她不好意思说出这一点。

徐缺倒没听出什么,只是随意的点了点头,便没再多问,他的心思始终还是惦记人家的心法,既然是不能外传,那肯定是好东西。

三人往客栈行去,仪琳又问起徐缺与周林的来历,徐缺则说了自己徐家被甲字堂灭掉的事情,周林只在一旁点头,没有揭破

神谕  第五十章 心法

。而后两人也了解到仪琳所在的门派,是一个叫恒山派的势力,她的师父也就是那个老尼姑,道号为定逸,江湖人都称她定逸师太。

徐缺对这个名字并没有什么感觉,只问了一下恒山派厉害还是华山派厉害,结果仪琳直接摇头,说华山派与恒山派皆属于五岳剑派,同气连枝,没有什么强弱之分。

而后徐缺又从仪琳口中了解到这个梦境世界的其他势力分布,比如而今最强的,应当属于魔教那边的日月神教,位处黑木崖,特别是其教主任我行,修有一身魔功,可吸他人内力为己用,是五岳剑派的强敌。

“吸星**?”徐缺瞪大了眼睛,无比火热的目光紧紧盯着仪琳。

仪琳脸色顿时一红,似乎误会了什么,急忙埋下了小脑袋。

周林眉头一皱,碰了碰徐缺,示意他别打什么小主意,现在是完成任务要紧。

徐缺胸膛一挺,义正言辞道:“这日月神教与甲字堂一样,都是祸害,他日我定要将他们一块铲除,还天下一片光明。”

周林脚下一个踉跄,满脸苦涩,他知道徐缺是盯上那本《吸星**》了。

很快,几人回到了客栈,定逸师太跟令狐冲还未回来,反是岳灵珊以及其他几名华山弟子回来了,见到徐缺与周林带回一个小尼姑,几人都有些惊讶。

周林主动开口解释了一番,众人才纷纷恍然。

“既然人救到了,那我去通知大师兄回来。”岳灵珊说完,便直接往客栈外跑去,点燃一根烟花当做信号。

徐缺则捧着脑袋,坐在桌子前若有所思起来。

吸星**,毫无疑问这是一门对他极其有吸引力的心法,可以快速让自己拥有磅礴的内力,成为一名高手,至于走火入魔之类他却可以完全无视,肉身经过淬炼,每天还能浴血,体内既纯净又坚韧,内力再怎么狂暴絮乱,他皆可以承受得住,这便是浴血境的好处。

在徐缺看来,星华之力定然是比内力要强大得多,否则甲字堂那些人早就去习这个世界的内力,而肉身既然能承受得住星华,那这点内力肯定不是什么问题。

只是威力方面,可能会大打折扣,但对于徐缺来说,能在最短时间内拥有一定的自保之力,便是好事,至于宝术之类,可以等修至演化境再去修习,这条修炼之路还长着。

片刻,岳灵珊发完信号后坐下不久,令狐冲跟定逸师太也回来了,两人并没有追上田伯光,甚至跟丢了,随后又见到岳灵珊的信号,只能先回来,没想到就看到仪琳在客栈里。

“师父。”仪琳立马起身跑了过去。

定逸师太松了口气,同时也略微惊讶道:“仪琳,你怎么逃脱那贼人的?”

“师父,是这两位少侠救了我。”仪琳看向徐缺与周林。

定逸师太的目光也扫来,或许是觉察到他们与华山弟子在一起,也略微有了一丝好感,点头道:“多谢两位少侠。”

徐缺摆了摆手,正要说什么时,周林忙抢先一步走出来,拱手道:“师太言重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相信让其他人见到也会如此。”

定逸师太满意的点了点头,眼中多了一丝赞赏,随后便是几人一番客套的对话,只有徐缺无奈的坐回椅子上,颇感遗憾。

只不过想到黑木崖上还有《吸星**》,他心态又勉强平衡了,好东西肯定会比较难得到的。

“不知两位少侠师从何门何派?从两位的穿着看,应当不是我们五岳剑派的弟子吧?”这时,定逸师太问道。

这次倒不用徐缺跟周林开口了,仪琳直接把徐缺的话复述出来,加上旁边的几名华山弟子补充,定逸师太顿时信了些许,但好感归好感,她的江湖阅历绝非在座其他人可比,始终还是对徐缺与周林保留一丝警惕,毕竟两人的身手是瞒不过她这等高人的,比令狐冲还要强大些许,年纪却如此年轻,不可能在江湖中闻所未闻。

而且所谓的甲字堂,她更是不曾听过,里面的成员不仅年轻,每个人的实力还跟她有得一拼,这无疑令她更对徐缺与周林产生狐疑,只是她并未点破,依旧如常的对待。

“而今日月神教四处为祸,乱杀无辜,江湖中能多两位侠义晚辈,实乃天下之福。”定逸师太客套的说了一句。

徐缺一听到日月神教,眼睛顿时一亮,直接拍案而起,豪言壮语道:“师太说得对,这日月神教必须铲除,特别是那个学了吸星**的教主,简直十恶不赦,我徐缺一直以天下为已任,实在看不过眼。”

他看向定逸师太,认真而诚恳道:“师太,不如我们这就组织五岳剑派以及天下义士,直接围杀上黑木崖吧,铲除魔教。”

“额……”定逸师太顿时语塞,她没想到自己随便一句客套的话,会引来徐缺这么大的反应。

其他人亦是愕然,总觉得徐缺有点愣头青,攻打黑木崖岂是这么简单的事,要是随便一言间就能打上去,五岳剑派也不会等到今天了。

周林无言的坐在一旁,转开脑袋,做出一副与徐缺不熟的模样。

反是令狐冲第一个开口了,大笑道:“我觉得徐少侠说得没错,早日铲除日月神教,便早日造福天下,只是当务之急,还得先查清楚那个甲字堂的来历,且替徐少侠报灭门之仇。”

徐缺听完,心中尴尬了,暗道自己太惦记那吸星**,险些忘记了自己扮演的身份是被甲字堂灭门的人,现在提灭日月神教确实有点不妥呀。

他不用看,也已经觉察到定逸师太扫来的目光渐渐凌厉。

“唉!”徐缺忙摇头叹了口气,做出忧国忧民的神态,惆怅道:“都怪我太担忧天下百姓的疾苦,竟连灭门大仇都放在第二位了,我愧对徐家列祖啊。”

广州整形美容
广州整形美容费用
广州整形美容手术
广州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广州整形美容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