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池州资讯网 > 健康

江南傳奇匪患短篇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5:17:40

  摘要:我姥爷不是土匪,却与土匪有着不解之缘他因土匪而由穷变富,又因土匪而被判刑“劳改”所以,土匪既是他的美夢,又是他的噩夢 我姥爷不是土匪,却与土匪有着不解之缘他因土匪而由穷变富,又因土匪而被判刑“劳改”所以,土匪既是他的美梦,又是他的噩梦

  我姥爷的家住在“北庙黄围子”,这里是一个鸡鸣听三县(淮滨、固始、潢川)的小地方一条并不著名的白露河流经北庙,把这个小镇一分为二,使得该镇颇有名城名镇的风范也许正是因为处于三县交界之处,也就成了著名的“匪患三不管”区域1948年,我姥爷家已经4口人了,我母亲14岁,舅舅11岁我姥爷租种地主“少老二”一亩薄田,少老二也不要租子,只要我姥爷常年给他家打工,就像《白鹿原》里白嘉轩的长工“鹿三”遇到农忙呢,我姥姥和我母亲、舅舅也得去给东家帮工少老二姓黄,排行老二我姥姥也姓黄,说起来与少老二是本家当然,我姥姥是穷人,少老二是富人,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是东家和长工的关系

  少老二有位大哥,人称“少老大”老大比老二的田地更多,钱也更多我母亲曾经说过:“二少”的父亲黄老太爷的田地有多少谁也说不清据说,那年庄上来了一个要饭花子,手拿一只破碗,一根枣木棍,肩上扛着灰布褡裢,来到黄老太爷的红漆大门前,尚未张口讨要残汤剩饭,门内便窜出一条大黑狗,咬住了要饭花子的棍头子,要饭花子且战且退黄老太爷一边抽着水烟袋,一边嚼着锅巴,任由那恶狗追赶狂吠,连个屁也不放要饭花子气愤已极,发誓不在黄老太爷的田地里撒一泡尿要饱了肚子,要饭花子感觉尿来了,就开始往东北方向跑,一直跑到“大黑湖”边上,以为跑出了黄老太爷的地界,解开裤腰,狠狠地撒完尿,系好裤子路上过来一个担挑子的剃头匠,要饭花子一问,还是没跑出黄老太爷的地头

  黄老太爷临终前的十年,给“二少”分了家土地和家畜都是平分的,只是银钱多给了少老大若干,让少老大在“雁池”东二里处另筑新寨子,新寨子起名为“雁东黄围子”少老大带领他家的租户居住在那里少老二依然住在“雁西黄围子”

  “雁池”,是白露河南岸的一个湖泊——黑湖的狭窄处黑湖分“大黑湖”和“小黑湖”两个部分,中间由“雁池”做连接,远处看,像一个大哑铃当然,乡下人不叫“哑铃”,叫“弓锤子”“弓锤子”就是弹棉花的木锤,一头大,一头小秋冬之际,南来北往的大雁喜欢在这里栖息和补充营养,故而得名雁池是人们来往于黑湖两岸的一个重要通道当地人简称“雁池东黄围子”为“雁东”,“雁池西黄围子”为“雁西”

  从父亲的掌控中脱颖而出的少老大,善于经略土地,十年间,他的土地翻了一番,而少老二的土地却逐年减少所以,雁东的租户越来越多,寨子越来越大;而雁西却呈现着衰败之象

  那时,北庙的土匪也与少老大的田地一样疯长“黄八”是土匪的头儿,有着几十人的队伍土匪分成两类,一类是专业的,一类是业余的而黄八的部下土匪大部分都是业余的,他们白天都在田里劳动;到了晚上,月黑风高,头套一戴,啸聚北庙黄八家里,干起打家劫舍的勾当黄八通常看中了谁家,先礼后兵给你送去一张传票,传票上写着大洋或粮食的数目是夜,收到传票的人家便家门洞开,把大洋或粮食如数放在门外土匪取走大洋或粮食,绝不骚扰主家当然,如果你不按照他们的传票准备钱粮,那就对不起了,他们杀进你的宅院,竭泽而渔,有多少抢多少 

  少老大也收到了这样的传票,但他依仗寨子坚固,又有快枪和铳子(土枪),不肯向土匪低头所以,少老大成了北庙土匪的眼中钉土匪惦记着少老大,时刻寻找下手的机会;少老大提防着土匪,入夜便紧闭寨门佃户昼为农民,夜为家丁,轮流守护,不给土匪可乘之机,双方一直僵持着 

  少老大有一妻一妾,都生的貌如天仙妻有一子,妾无所出少老大对妻妾不偏不倚,一碗水端平妻是后勤事务总管,称呼是“大奶奶”;妾是财务总管,称呼是“二奶奶”1948年的清明节,少老大带着大奶奶和他们的独生子以及二奶奶到雁西“黄氏宗祠”拜祭老太爷年初,少老大的父亲黄老太爷去世,请个阴阳先生看出殡的吉日,阴阳先生摇头晃脑地说:“今年没有好日子,你还是把老人家的棺木“搪”(临时存放)在庙里,等年底打春交乱了再筑坟掩埋为好”少老大深信风水学,就把他爹的棺木“搪”在黄氏祠堂里等待良辰吉日

  黄家祠堂坐落在“雁西黄围子”西南角,有五间青砖瓦房,里面供奉着黄家十八世祖先的牌位,新辟一间作为黄老太爷的灵柩临时住所少老大一行四人,在二弟一家人的陪同下,祭拜过父亲的灵柩之后,又到弟弟家看望尚健在的老母亲,顺便吃顿午饭

  这顿饭虽不是山珍海味,猴头燕窝,却也丰盛饭毕,尚未收桌,就见村子里的石匠老赵,慌慌张张地来到少老二家的门前此时,我姥爷正在院门外的青石上坐着吃午饭他的饭食是馒头和鸡蛋汤石匠老赵走到我姥爷面前低声说:“老周,雁池那儿有俩‘老抢’(土匪)”我姥爷一边嚼着馒头,一边漫不经心地说:“老抢来了怕个毬抢钱没钱,抢粮没粮抢我 子,我趴着睡”

  我姥爷是穷光蛋,当然不怕土匪来抢可这话被出来解手的少老二听见了,他知道北庙的土匪头子要做他哥的活儿,忙问老石匠:“老赵,大白天的,你怎么见到土匪了”石匠说:“雁池石桥旁边的草稞子里睡着两个人我蹲那里拉屎看见的,不知是土匪不是”少老二听了,急忙走进堂屋,凑近大哥的耳朵转述了老赵的话少老大想了想问:“你还有几个帮工的”少老二回答:“忙时三五个,闲时就老周一个”

  少老大说:“你把老周叫进来”少老二走出院子,对我姥爷说:“周老弟,你进来一下”我姥爷喝完最后一口汤,随少老二来到堂屋,问:“有事儿吗东家”少老大说:“请周老弟去雁池走一趟,探听一下虚实,看那里是不是藏着土匪”我姥爷支支吾吾不想去,少老大说:“给你两块大洋,你就走一趟吧”我姥爷说:“不是钱的事儿,我胆小,怕土匪”少老大朝二奶奶使个眼色,二奶奶会意,从身上背着的白色皮包里摸出两块“袁大头”,轻轻地放在桌子上

  我姥爷与少老大没甚关系,但与少老二交厚我姥爷不仅不用交租子,逢年过节,少老二总要送二斤肉给我姥爷少老二帮忙劝说:“谁不知道你老周胆大心细又麻溜你去我最放心”

  我姥爷不再推脱,遂拿了“袁大头”,径直回家去了

  我姥爷住在村庄东头,离雁池最近他回家是要带个防身的武器我姥姥和我母亲、舅舅还在吃面条姥姥问:“咋回来了今儿晌午东家不管饭”我姥爷说:“吃过了少老大叫我去雁池看看有没有藏着土匪,我来拿个家伙防身”

  我母亲和舅舅小时候长得黑,不知道是遗传还是日光照的我母亲的外号叫“黑妮”,我舅舅叫“黑蛋”我母亲在农忙的时候去给少老二家放驴,我舅舅放牛

  当下,我母亲和舅舅听说有土匪,都吓得躲到屋里去了我姥姥说:“他少老大凭啥子支使你你又不是给他帮工”

  我姥爷说:“要是少老大支使我,说啥也不去不是少老二嘛,多嘴俺们种他一亩地,这人情、面子总得给吧”

  我姥姥说:“那你去远远的看看就回来,千万别惹土匪”我姥姥跑屋里拿出一把菜刀,递给我姥爷:“拿着”我姥爷说:“你傻呀还叫我别惹土匪呢拿着菜刀给谁看呀”我姥爷到屋里找出一根尖担(两头套有铁尖的扁担),扛在肩上,说:“拿这东西,就说去雁东给一个亲戚送尖担”我姥爷走了两步,又回来,说:“黑蛋妈,我这里有两块大洋,是少老大给的你把它藏起来,预备荒年的”我姥姥接过大洋,朝四周看看,说:“藏哪儿呢”我姥爷说:“串眼里(墙壁上的小洞)墙缝里,哪儿不叫你藏”说完,走两步,再次回来,说:“黑蛋妈,我要是半晚上(半下午)不回来,你就给我收尸去”

  我姥姥一听慌了,说:“死鬼那就别去了”我姥爷说:“拿人家的钱了,咋能反悔呢”我姥姥说:“是钱金贵,还是命金贵呀不去了、不去了”我姥爷笑道:“我说着玩的,也许是老赵老眼昏花了,没看清大白天哪会有土匪放心吧不过,要是半晚上不回来,你就去找少老二,叫他另想办法”

  我姥姥点头答应找来一顶破草帽,戴在我姥爷的光头上,又把草帽沿儿往下压了压,说:“这回远远地就认不出来了”

  午后的阳光温暖,春风和煦黑湖正值枯水期,很瘦正像一个“弓锤子”卧在枯草中雁池此时已经看不见大雁了,水鸟倒是稀稀疏疏地散布在湖面上湖岸衰草连天,新发的鹅黄嫩芽还隐藏在死去的荒草之下但某些细碎的紫色的小花却顽强地穿过衰草的覆盖,抖擞着鲜活的生命我姥爷在静谧的日光里脚步匆匆,怀里揣着突突乱跳的心,向雁池的双石桥走来雁池水声轻微,波光粼粼湖岸附近有黄在春风里的油菜花和绿在阳光下的麦苗

  我姥爷站在双石桥上,东张西望,搜寻可疑之处他对这里太熟悉了青少年时代,他喜欢在雁池洗澡,摸鱼,他的水性就是那时候练出来的不管春夏秋冬,只要他愿意,就能在雁池摸到鲫鱼我小时候在姥爷家吃得最多的就是鱼我姥爷吃鱼,用上的话来说,是骨灰级的,他吃鱼时,把鱼放进嘴里,然后像脱粒机似的,从嘴角往外翻刺,刺儿上不沾一星儿肉我七、八岁时,我姥爷已经是50多岁的老人了,他带我去雁池摸鱼洗澡,让我骑在他的脖子上,踩水横渡黑湖有一次,他正驮着我在湖里踩水漂移,一位锡匠路过雁池双石桥,竟以为一个小鬼在湖面上飘,吓得尿了裤子,双腿瘫软,迈不动步子直到我姥爷驮着我上了岸,他才缓过气来

  我姥爷竖着将尖担拿在手中,像关老爷跟前的大将军周仓他发现岸边蒿草与往常没有什么区别这个假象壮大了他的胆子,他本来可以回去向少老大报“平安”的,但天生胆大心细的他,却掂着尖担走过双石桥,往东岸土坡上走去土坡上有茂密的深可及腰的蒿草,枯黄在阳光深处,那里面是最易打埋伏的我姥爷觉得不去看个究竟就对不起那两块大洋他将尖担在草稞里扫荡着,像日本鬼子的探雷兵草稞里很安静,连虫鸣声也听不见我姥爷想,也许是赵石匠把两块黑色的石头当成了土匪脑袋了我姥爷深笑一下,觉得这两块大洋赚得太过容易其实,他忽略了一个常识性的问题:过密的蒿草,从上往下看,是看不见里面藏着什么的;而你蹲在里面,顺着蒿草杆儿看过去,就不一样了近处只要藏着大点的东西,你一眼就能看得见赵石匠就是蹲着拉屎时看见土匪的

  我姥爷又把尖担伸出去乱戳,但尖担的一头碰到了什么,他没有防备,一股力传导到手上,尖担被轻易夺掉了与此同时,突然从枯草稞里蹦出两个蒙面人这两人都带着黑色“马虎灯”(一种蒙面的头套),只露两只凶巴巴的眼睛他们两个抓住了我姥爷的两只胳膊,我姥爷知道真的遇见了土匪,遂奋力一甩,将两个土匪摔倒,他正要逃走,但从侧面也窜出两个相同打扮的土匪,被摔倒的土匪快速爬起,四个人将我姥爷紧紧按住,一个土匪还将他的草帽揪下来我姥爷问:“我是过路的你们抓我干啥”

  四个家伙都带着黑头套,一样的服装,看不出胖瘦,个子又差不多高所以,我不能用“胖子”、“瘦子”、“高个”、“矮个”来区分他们,干脆用土匪“甲、乙、丙、丁”好了土匪甲说:“你当俺们不认识你吗你是雁西的周世宽,在少老二家帮工,你老婆周黄氏跟少老二是本家亲戚”我姥爷当时很纳闷,这些土匪怎么知道我的大名呢土匪乙说:“这家伙劲儿真大,四个人才能制住他”土匪丙说:“请示八爷,看八爷咋说”土匪丁朝草稞深处喊道:“八爷,怎么处置这姓周的小子”草稞里立时传来人声:“八爷说了,带过来” 

  四土匪扭住我姥爷的肩膀和胳膊,押到土坡附近里面有人问:“姓周的,你来这儿干什么”这声音像从地下传上来的我姥爷知道问话的就是土匪头子黄八我姥爷没见过黄八,但他知道黄八是土匪头子,说这家伙“杀人不眨眼”他没见识过,他只知道黄八喜欢用麻杆火燎男人和女人的私处,说明白点就是烧人家生殖器当然,这只是在他逼人钱财的时候,平时可不这么干这手段也令我姥爷胆战心惊的此刻,黄八亲自问话,我姥爷便结结巴巴地说:“到、到雁东送、送尖担”黄八冷笑道:“你拿一尖担搁草里乱戳,是找金子还是找银子啊”我姥爷冷不防黄八这么问他,想了想回答:“我想找找雁鹅蛋”黄八说:“老周,你哄三岁小孩哦现在是啥时候了,怎么会有雁鹅”我姥爷说:“清明泡稻,谷雨下秧,俺东家的稻泡了三大缸,活儿完了我也就是闲的,想碰碰运气”黄八说:“一个穷帮工的,还闲的你蛋疼了你是替少老大来探路的吧”我姥爷被说中,脸上顿时红了他稳定下情绪,说:“你说的是雁东少老大吧我一个穷帮工,咋能见到他哩”黄八说:“小子瞒了别人,能瞒了你八爷我吗你必是少老大派来的探子”我姥爷被揭穿,结巴的更狠了:“不、不、不是......”黄八说:“看你是个穷光蛋,我也不难为你我现在就放你回去,还给你三块大洋,但你得按我说的做”我姥爷问:“你让我做啥”黄八说:“简单得很你去对少老大说,这里人影儿也没有就行了”我姥爷想了想说:“好吧”黄八说:“小子别打算骗我想金蝉脱壳,没那么容易如果不按我说的做,你一家四口今夜都得见阎王”我姥爷心想:狗日的连我家里几口人都知道他也明白,这帮土匪是冲着少老大而来他们恨着少老大,夜晚又没有机会下手,只好大白天乔装潜伏,在此守候,企图半道上截杀少老大明白了真相,我姥爷作难了按黄八说的做吧,少老大一家四口必然陷入绝境;不按他说的做,自己一家四口就性命难保想来想去,觉得怎么做都不好便索性说:“八爷,我周世宽没有骗过人,也不会骗人,你放了我吧”黄八说:“废话少说你不干就得死”

  共 1 875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问好作者故事叙述了“北庙黄围子”这个小地方在历史沿革中的风风雨雨,反映了主人公“我姥爷”坎坷的一生由于同住一方,“我姥爷”虽然租种一亩薄田,但一家四口人的生活难以为继于是“我姥爷”的命运便于当地的地主东家“少老二”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地主东家的哥哥“少老大”更有钱,田地更多为害一方的土匪打过几次“少老大”的主意都未得逞终于又有一次,土匪意欲在光天化日之下劫持他一家人,“我姥爷”的正义和刚直挽救了地主哥哥一家“我姥爷”也因祸得福,“少老大”用二十亩水田作为报答救命恩人的酬金故事一波三折,不几日“少老大”将田地分给手下人,自己隐居大别山深处解放后,“我姥爷”在土改时成了富农,之前的福又成了祸的源头……首尾呼应,全篇故事时间跨度较大,平铺直叙中丰满了人物形象,情节跌宕起伏,环环相扣中凸显主题【:漠上花开】【江山部·精品推荐F】

  1楼文友: 11:54:09 感谢赐稿支持江南烟雨,期待精彩继续

  2楼文友: 11:55:22 问好作者拜读学习佳作,编按疏漏不周之处,敬请海涵遥祝创作愉快

  回复2楼文友: 18:47:09 评论非常到位

  楼文友: 08:59:02 欣赏黄姚佳作,期待更多精彩问好黄姚

  回复 楼文友: 11: 8:46 谢谢您

  4楼文友: 21:22: 6 问好作者,感谢对江南征文的支持,征文可以多篇参加哦期待更多精彩

  5楼文友: 21:2 :10 问好作者,恭喜摘得精品,江南有你更加精彩

  回复5楼文友: 05:48:04 谢谢您

  6楼文友: 15:29: 4 拜读,向老师学习历史总能恢复正义,但正义有时来得太迟扣人心弦的小说,耐读

  回复6楼文友: 16:27:08 文字较长,感谢阅读

  7楼文友: 15:27:19 姚黄老师作品就是如此耐读,姥爷的一生在老师的笔下徐徐而来,拜读杰作,期待更多精彩 一个人的KTV,自己唱给自己听

  回复7楼文友: 15: 7:11 感谢总编的认可

尿液浑浊发红是什么原因
云南生物谷药业怎么样
积食发烧的退烧的方法
严重的缓慢性心律失常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