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池州资讯网 > 时尚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997章 腊八盛会(下)

发布时间:2019-09-26 02:21:50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997章 腊八盛会(下)

孙尚美往祭台上方走时,三十二位家主从石桌旁站起来,他们的表情,都显得很是肃穆,但细查之下,会发现有的族长,目光深处有羡慕,有思量。

因为主持仪式的柳长老,手上除了象征月神之女的银月徽章之外,还有一把特殊似月牙的钥匙,他们深知,这一把钥匙的重大意义。

当然,这些家主当中,落暮秋的脸上微微挂着笑意,他的儿子,也是受到日神庇护的人。

所以,今晚的仪式,除了孙尚美之外,他们落家,也将会因为落生变得风光起来。

面容枯槁的祭司端着一碗净水,念叨着谁都听不懂的祝福语言,但,谁都没有表现不耐之色,站得笔直无比。

就连陈帆,也收起了畅玩的心思,仪式他不懂,也不在乎,但是,受祝福的人,是孙尚美,他愿意这一切,都是美好的。

念叨了半天的祭司,最后一句古语,陈帆终于听懂了,“月神保佑你,孩子。”

身兼大祭司的柳朴,将特殊的银色徽章贴在孙尚美的胸口,双手比出一个虔诚的动作,“月神保佑你!”祝福完,她又慎重的将钥匙递到孙尚美的手中,“这是开启神潭的钥匙,孩子,我们今晚有幸见证你的荣光。”

柳朴的声音提高,下方静谧的人,兀然爆发出欢呼的声音,两千多人的欢呼,使得孙尚美变得拘谨,目光在人群中寻找自信的勇气。

最终,她在人群中,找到了朝她微笑的笑容,那个笑容,只属于他。

祝福的古钟古琴在恰当的时候响了起来,欢呼的掌声,愉快的舞步,无不在表达着最古老,最真诚的祝福。

陈帆心情极好,他在为孙尚美达成心愿而鼓掌,可是,当古钟声一阵一阵的传入他耳朵时,他的眉头,不经意地一皱,目光扫向摆放古钟的乐编。

“不是那发出来的……在哪?是错觉吗?”

陈帆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了一句,身影隐没在不起眼的人群当中。

与此同时,角落里,落生的拳头捏得紧紧的,孙尚美的细小动作,他捕捉到了。

“今夜,同样……属于我的荣光!”

落生脚步移动,他想要上祭台,他想要用炽热而特别的星瞳,告诉在场的人,他是日神之子,他同样受到庇护!

他想要证明,只有他,才配站在月神之女的身旁。

可是,他才抬起脚,却意外地感觉到,脚步格外的沉重。

“终究是……缺少勇气吗?怎么会!”

落生紧紧的捏着拳头,手背青筋凸起,他的目光盯着几十米外的祭坛,目光忽然变得模糊起来,他摇摇头,双眸中有炽热的瞳芒涌动,似乎在抵抗着奇特的魔音,“不……不对……怎么会有二胡的声音。”

落生迷糊间,发现身边的人,不知何时已然倒地,脸上满是沉醉。

“这是怎么回事?”

落生的身上散发出炽热的气息,似乎有清醒的征兆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997章 腊八盛会(下)

,可就在此时,他的瞳孔中,一把黑色的二胡从他身后出现,魔音骤然放大,他紧捏的拳头一松,瘫软了下去。

在落生涣散的余光中,他发现,就连他的父亲,以及其他的家主,都仿佛着魔了一般,陷入入定当中。

在一群群人倒下的同时,柳长老苍怒的声音从祭坛上方传来:“何人作怪,给我滚出来!!”

“呜呜……”

低沉的二胡声依旧在回荡,一名穿着黑色衣服,戴着黑色帽子以及墨镜的盲人踩着落生的手背,不紧不慢地走向祭坛。

白发苍苍的女长老柳朴在看清走出人群中的黑衣盲人,沧桑的眼睛骤然瞪大,她的额头瞬间沁出汗水,“你……你是……妙音宗——魔音杀手,九指琴魔??你怎么会来我们侉依族……”

黑衣盲人并没有回答,而是继续缓缓的向祭台靠近,手上拉奏的二胡,骤然变得高亢。

柳朴面色一变,一头白发微微拂动,竟是将耳朵护了进去,她侧脸看向身旁,却意发现孙尚美呆站在原地,不过,她的双瞳当中,月瞳却格外的明亮,柳朴脸上浮现出一抹意外,紧张地道:“小美,快,堵住耳朵。”

孙尚美下意识地用手捂住耳朵,银色的星瞳,却在陷入魔音的人群中找寻着那熟悉的身影。

黑衣盲人的嘴角微微下扬,握住弓弦的纤长手指间真气波动,二胡音犹如战马嘶吼,原本还能勉力支撑的柳朴面色骤然变得苍白,她的身躯一软,半跪在地,汗水从她额头嘀嗒,嘀嗒地坠落……

“怎么可能,老身竟然会被区区魔音给……”柳朴双手捂住耳朵,沧桑的目光看向黑衣盲人,忽然间,她的表情变得惊恐,“不……不对,其他长老没有按时间来……难道他们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朴沧桑的眼睛移向青铜鼎上的三支巨大燃香,好像发现了疑点。

她乎极力的想要说点什么,却在高亢的魔音中难以支撑,昏迷了过去。

二胡音戛然而止,黑衣盲人的手一顿,他的脸对着依旧站得笔直的孙尚美,“嗬?真是令人意外啊,不愧是受月神庇护的人,竟然还能站着,看起来,你的血脉觉醒,竟然比旁边这小子要纯粹得多,不过嘛,都不重要,反正老夫也需要一个醒着的人帮我做事。”

不等孙尚美回答,却见黑衣盲人的身后,一下子蹿出来一名年轻的男子,这名男子,竟与孙尚文有七八分相似,只见他摘下斗笠外衣,从耳塞里取出两团软棉,“前辈,我醒着,我醒着的,哈哈哈,她……我要她死,有我就够了,有我就够了!”

年轻的男子忽然一指台上的孙尚美,一张脸变得无比的狰狞,得意,嘴角残留着阴谋得逞。

原本茫然着的孙尚美,忽然明白了什么,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台下的男子,“是你……孙大金,你……你原来没有离开,而是……引来敌人,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哈哈哈!”祭台下方的年轻男子仰天大笑起来,“我单纯愚昧无知的堂妹啊,你们举行这样的盛会,却让我的父亲曝尸荒野,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什么腊八节拔刀节,你们的笑容,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放心,我要的,只有你以及陈帆那家伙的命,我会把你们丢进深潭喂鱼,然后,我会继承我父亲的意志,统领孙家,统领侉依族!!”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值班电话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客服电话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地址电话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电话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