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池州资讯网 > 时尚

神葬八荒 第274章:祭灵之泪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7:10

神葬八荒 第274章:祭灵之泪

“为何那样一位英雄人物的东西,会落在这里,”望着映入眼帘的罪恶王冠,赤深吸了一口气,随后轻声说道,

“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太协调啊,”赤皱了皱眉,蓦然向四周扫视了一圈,在这个洞府内,无数的金银财宝,丹药功法随意地横陈在地,罪恶王冠放在这,看起來好像很合适,不过联想到王冠的象征意义,却又显得极不协调,

“该不会,这些还是幻境吧,”

话音落下,赤却是不敢再轻易走动了,这诡异的洞府,谁知道接下來会发生些什么,便在此时,周围突然变得亮堂了起來,却见四周洞壁上的蜡烛不知何时被点亮,蜡烛闪烁着诡异而阴森的光芒,令赤从心底感到一丝寒意

,

“喂,不要來吓我啊,”赤稍稍往后移了几步,低声怒斥道,在这句话落下的同时,他赫然摘下了背后的龙锋剑,警惕地盯着四周,洞府内的蜡烛一闪一闪的,令气氛变得凝重无比,但很可惜,赤保持了很久的警惕状态,结果却什么也沒发生,

“哒,哒,哒,,”

赤一步步地朝前走去,提起了十二分的注意力,他想探求一下,那不协调感究竟从何而來,一切的源头,便在那一顶罪恶王冠上,

“虽然这样做或许很危险,但不试一试又怎么会知道,”便在这时,却见赤來到罪恶王冠的面前,伸出手颤巍巍地将王冠拿了起來,王冠触感冰凉,似乎带有一种奇特的魔力,令赤忍不住想将它往头上戴,

“戴上它,戴上它吧,”

“只要你戴上它,你便是世间的王者,”

“戴上它,你便可以号令天下强者,成为世间对独一无二的王,”

……

一道道蛊惑人心的话语,不断地响在赤的耳帘,当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他的身子都忍不住颤抖了起來,成为世间最强者,该有何等的诱惑力啊,

“只要戴上王冠,我便是王者吗,”

赤木然地盯着眼前的罪恶王冠,目光逐渐涣散,那般摸样,好像下一刻就要陷入无止境的漩涡之中,但就在这时,一直蜷缩在九个丹田中的荒珠忽然动了动,散发出一道温和的淡黄色光芒,

这道淡黄色光芒很微弱,不过当它浮现的时候,赤却瞬间恢复了清明,清醒后,却见他的脸色变得非常糟糕,额头上已经冒出了阵阵冷汗,

“好险,这王冠……”赤吞咽了一口口水,心有余悸的说道,

“差点就陷进去了,真是好可怕的东西,不过,经过这次体验,我总算是明白了一些事,说到底,不管是金银财宝,还是丹药功法,都是假的,这座洞府,所拥有的真实之物,只有这一顶王冠,”赤深吸了一口气,捏住王冠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既然一切都是假的,那么还停留在这里又有何意义,”想到这,赤头也不回,蓦然朝前大踏步而去,而就在赤跨出第一步的时候,这处洞府忽然犹如波纹般逐渐消散,那些所谓的金银财宝,丹药功法则是宛如镜中月,水中花般消散,

……

在四周发生变化的时候,赤的神情猛然一怔,心头不由得感到一丝疲惫,这座圣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到处都是幻境,你根本不知道,眼前究竟是不是真实的地界,长久下去,就算心智再坚定的人,恐怕都会被折磨的崩溃,

眼前再次浮现了山林的摸样,赤扫视了一圈,旋即想都沒想就朝山顶跑去,不管现在是在幻境还是真实,相信只要朝前走,一切就都会揭晓,

令赤感到意外的是,在他跑起來的时候,四周的场景却沒有再发生任何变化,一路上,赤沒有再碰上一个人,他就这样连头都不回地一路狂奔,沿途惊吓到了无数小动物,约莫过了三个时辰后,他终于登上了所谓的圣山之巅,

“呼呼,,”赤双手撑着膝盖,气喘如牛,

“总算到山顶了,也不知道,圣山祭灵究竟在什么地方,”赤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低声喃道,这次的圣山之行,可算将他折磨地欲生欲死,那等宛如真实的幻境,当真可怕到极点,就算是现在想起來,也依旧心有余悸,

片刻后,赤缓过劲來,这才有时间好好查看四周,眼前,树立着一方奇异的祭台,在这座浑圆近十丈的祭台上,插着九柄锈迹斑斑的长剑,九柄长剑杂乱无章地插在祭台上,不过赤顺着其轨迹看去,却发现这九柄长剑,隐隐勾勒出一个道字,

“这是,”

赤目光一转,刚想迈步,耳际却忽然传來了一道嘤嘤的哭泣声,循着声源看去,赤赫然发现祭台边上,正坐着一名白衣少女,此刻,她正伏在祭台上,不断地哭泣着……

“喂,小妹妹,你沒事吧,”赤凑了过去,轻声问道,听到赤的声音,那名少女的身子猛然一怔,旋即缓缓抬头,看向了眼前的赤,熟悉的面庞,熟悉的身影,不是之前见过的圣山祭灵,又会是谁,

近距离观察她,才发现她约莫二八芳华,修长的身形显得娇俏无比,一头如瀑的淡蓝色长发柔顺地垂落在身后,精致的面容,一双眼睛便如同那最清澈的海水一般,透露着淡蓝色的水光,看起來颇为灵动,

“你……沒事吧,”见到眼前的少女,不知道为何,赤之前被幻境所折磨的怒火忽然消失无踪,剩下就只有对这名少女的怜惜,听到赤的问话,少女并沒有回话,只是眨动着她那纤弱的睫毛,淡蓝色的眼泪,顺着睫毛的颤动一颗一颗地滴落下來,

赤视线一凝,却见少女那小巧诱人的玉足不着寸缕,便如同那最白腻的白玉髓,在那嫩白之间,隐隐透着一层湛蓝的水光,而在这精致的玉足前,已然滴落一滩泪水,很明显,少女已经哭了很长一段时间,

而随着赤目光的凝实,那少女好似感应到什么似的,当即粉色的樱唇微微翘起,似嗔似哭地道:“沒看到人家正在哭吗,看什么看,”

少女的声音如同那最悦耳的泉流,充斥着一股无形的魔力,传入了赤的耳中,便在此刻,赤体内的荒珠忽然一颤,似乎在应和着什么一般,

见状,赤的眼中顿时露出了一丝异色,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荒珠竟然对这名少女有特殊的反应,难道她与荒珠有什么联系不成,赤确信,少女的声音并沒有任何的迷惑能力,可荒珠却实实在在地抖动了一下,

“为什么,荒珠会有这样的感觉,”赤心中迷惑,脚步却禁不住朝着那祭台走去,只有几步的距离,但赤却足足走了一刻钟,仿佛怕惊扰了眼前的少女,

少女依旧坐在那里哭泣,丝毫沒有理会赤的意思,一双纤纤玉手不时地扯动着裙角,白色的束腰纱裙随着其玉指的扯动,微微地朝一个方向偏移,露出了小半截洁白如羊脂的肩头,一股属于少女的馨香传入了赤的鼻中,面色微微地发红,赤突然有了种心慌的感觉,但是这慌乱很快便被他坚定的心镇压下去,逐渐恢复平静,

“小妹妹,你……”

“九剑消亡,我的弟弟妹妹们,都死了啊,”少女那蓝色的大眼中噙满了泪水,忽然抬起头,瞥了一眼赤,娇声道,闻言,赤的神情猛地一怔,

“你口中的九剑,说的难道是这祭台上的九柄剑吗,”赤迟疑地问了一声,见到少女点头,赤视线一凝,随后在少女疑惑的目光下,缓缓地走到了祭台跟前,

“你,,你在干什么,”

“要是你敢对我的弟弟妹妹们不敬,我杀了你,”少女娇嗔地怒斥道,不过她尽管表现出了生气的样子,但她的面容却沒有丝毫的怒意,反而透出了一丝委屈的样子,好像离家多年的孩子般,

“安心,”赤低喃了一句,旋即在少女的视线下,缓缓摘下了背后的龙锋剑,见到这一幕,少女刚想阻止,却见赤忽然单膝跪地,与此同时,只见赤双手握住剑柄,猛然一翻转,将剑重重地直插于地,

“我不知道,曾经的你们有什么辉煌,亦不知道,曾经的你们有多么刚强,我只知道,在我面前的,是九柄可敬的英雄之剑,”

“今时今日,我以剑者之名,对九柄英雄之剑,赋予最高的崇敬,”

“在下深知,身为神剑,却无法在战场挥洒的痛苦;在下深知,一把神剑在迟暮之年,所拥有的凄凉,但还请相信,剑意永存,剑虽逝,意不灭……”

……

一道道的话语从赤的口中不断吐出,话音落下,却见赤深吸了一口气,深深地对着九柄神剑行了一礼,直插剑于身前,单膝跪于剑下,乃是一名剑者对于神剑的最高礼节,这意味着,剑者对神剑的折服,

便在那最高礼节施行完毕时,却见那九柄神剑忽然绽放出一道璀璨的光芒,在少女惊讶的目光注视下,那点光芒最后竟然全数收拢到龙锋剑之中,

隐隐地,少女似乎从赤的龙锋剑中,看到了一名名粉雕玉琢的小孩儿,这刻的他们,脸上都挂着一丝满足的神色,见到这一幕,少女忽然啜泣,一滴湛蓝湛蓝的泪珠,自她精致的脸颊上悄然滑落,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菏泽治疗盆腔炎医院
三明治疗龟头炎医院
遵义男科医院
菏泽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三明治疗男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